今年4月22日,家住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的张强闲来无事,玩起一款叫“新漂流瓶”的软件。他捡到一个瓶子,双方互打招呼后成为QQ好友。对方QQ头像是个美女,没聊几句,“美女”就暗示张强可以“裸聊”。在“欲望”的驱使下,张强进入了对方早已设计好的“圈套”。

  “裸聊”被拍不雅视频遭勒索

  看到“美女”这么主动,张强有点把持不住。“美女”提出,为了安全,要先在手机上安装一款专门的聊天软件,将聊天软件发送给张强。于是,张强按照要求安装,尝试后发现无法安装,然后双方仍通过QQ聊天。

  对方视频窗口中,确实出现一名裸露“美女”。仅仅不到半分钟,对方就挂断QQ视频。

  随即发生的事情是张强没有想到的。视频挂断后,对方通过QQ,将张强的手机通讯录等信息发送过来,一起发过来的还有刚才裸聊时,张强“打飞机”的视频录像。

  对方威胁说如果不给钱,就把这段裸聊视频,发送给手机通讯录中联系人,还将通过通讯录添加微信好友的截图发给了张强。

  这时,张强才知道自己陷入“圈套”,手机被对方植入了木马程序。迫于无奈,他按照对方要求转账1000元。

  在QQ上,对方并未就此罢休,以各种理由要钱,要钱的理由有“和你视频的小妹不能让你免费看,给小妹转3000元,我就把视频删了”“我是专门删视频的,给我3000元,我就把视频删了”“再给我转4000元,我凑1万元这个事情就了了”。

  之后1个多月,张强被对方以各种方式“索要”了28万余元。

  6月15日,张强的家属选择报警。6月28日,苏州相城警方在吉林省珲春市将犯罪嫌疑人刘伟(化名)抓获,这名所谓的“网络美女”原来也是一名男子,与张强同岁。

  “现在真的很后悔,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”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内,刘伟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刘伟表示,当时发送给张强的所谓“聊天软件”其实是木马病毒程序,对方手机接收后,刘伟就可以读取到其手机通讯录信息。而手机屏幕上看到的所谓“美女裸聊”视频,其实是刘伟在网络上花了55元买来的视频,通过技术手段播放。

  受害者成为“徒弟”

  刘伟说:“他(张强——记者注)给了我两三万元之后,主动说要认我为师傅。我就直接跟他要拜师费,没找理由要了两万元,后来觉得一次次要很费劲,就一口价5万元,这个事情就彻底结束了。我把你视频删了,并且不要钱了。”

  张强转了很多次红包,才把5万元凑齐。后来,刘伟就换了QQ“大号”和张强聊,并告诉他病毒软件要两万元,张强就转了两万元。刘伟还表示要一起合作开工作室,投资桌子、电脑、场地等需要几万元;后来又说自己在国外赌博输钱了,赎人要几万元;自己心情不好想喝点酒索要了8000元;护照出问题要花钱解决需要4000元……

  “总之我编出各种理由来问他要钱,理由太多我记不清了,除了卖给他软件是真的,其他都是假的。”刘伟说。

  最后他自己也没想到,从张强那里陆陆续续收到了28万余元。“我觉得他可能是傻,我要钱他就给,也可能他担心我没有把视频删了”。

  后来,刘伟也通过QQ聊天、微信语音通话等方式教了“徒弟”详细步骤,把所有需要的软件和视频都给了他。

  刘伟说,后来,他在后台上也看到了“徒弟”通过木马提取到的通讯录,“他自己也说了在干,至于他有没有赚钱我就不知道了”。

  1992年出生的刘伟原本拥有平静的生活,初中毕业后便做起了房屋中介和寄卖行小生意,筹划着明年5月和女朋友结婚。今年3月,发小李俊杰(化名)的一个电话却改变了这一切。

  李俊杰告诉他,手上有一种来自国外的“可以快速赚钱”的软件。这其实是一款敲诈软件,可以通过“美女裸聊”的方式录下对方的不雅视频进行敲诈勒索。

  刘伟心动了。他在“新漂流瓶”上注册了一个账号,将性别改成女,头像改成美女头像。随后,他便伪装成女性,在漂流里丢瓶子,聊天加QQ好友,寻找“客户”。

  如果有人上钩,他就给对方发送木马链接,获取对方手机通讯录。最后,他用在淘宝上购买的美女裸体视频,录制对方不雅视频。

  短短几个月内,刘伟“成功”多起,每次金额从数百元到上万元不等。

  8月6日,犯罪嫌疑人刘伟因涉嫌敲诈勒索罪、传授犯罪方法罪被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10月7日,公安部门移送到相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  来自国外的“生意”

  事实上,这样的敲诈案并不罕见,在珲春当地甚至已形成了灰色产业链。据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元和派出所的办案民警介绍,在珲春等地,有人专门研发这种敲诈专用的软件,卖给不法分子。“这个产业已经有10多年了,当地警方也为此抓了很多人”。

  刘伟和发小管团伙叫“工作室”,在珲春当地,这样的“工作室”有很多,各家有各家的“独门秘籍”。

  在他们的“工作室”里,“独门秘籍”是被李俊杰控制的,他从国外“进口”木马病毒,作为技术总监的刘伟只是把使用方法教给“工作室”的其他人。播放裸聊视频的软件也来自国外,刘伟只是掌握用户名和密码,没有修改密码的权限。如果要修改密码,必须由李俊杰和卖软件的人联系。“这里有专业的上下游产业。”刘伟说。

  随着业务增加,他们的“工作室”还招收了两个小弟,4个人一起在犯罪窝点使用4台电脑同时进行敲诈。他们的工作时间是晚上6点到早上6点。值得关注的是,犯罪团伙平均年龄只有20岁。

  “这类敲诈勒索案件对受害人的伤害不仅是金钱方面,更严重的还会伤害到其家庭、名誉、身心等。犯罪嫌疑人就是明确掌握了受害人的心理,对受害人进行多次敲诈。”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表示,该案的受害者不但没有及时报案,还想“拜师学艺”导致遭受更大损失。近年来,随着即时通信软件应用范围的日益扩大,很多人通过聊天交友软件结识陌生人以消遣时间,然而却容易落入不法分子设下的圈套,网络交友敲诈、敲诈勒索案件频发应当引起人们重视。

  该检察官表示,犯罪团伙中还有一名未成年人,目前办理了取保候审,检察院督促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。“他们本该拥有大好的人生,却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贪图一时的享受,给自己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”。

  检察官表示,应当鼓励年轻人绿色上网、洁身自好,杜绝网络不良行为,保护个人隐私信息,不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